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学习时报:密切联系群众重在制度建设——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经验之谈

学习时报:密切联系群众重在制度建设——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经验之谈

     时间:2013-10-17      点击:835 次

      国外政党在联系群众方面有许多值得借鉴的方面,尤其是把政治理念转化为制度的细节,又靠这些细节让政治理念落到实处,使党与群众保持良性互动。从本期起,本报将刊发外国政党如何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的系列文章,供读者参考。 ——编者

  当今时代是一个政党政治时代。在政党政治时代,一个政党要上台执政或者是要延续其执政寿命,就必须面对如何赢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的问题。尽管不同政党所处的国情党情不同,但是,赢得民众,获取民心,始终是现代政党孜孜以求的事情,因为民心所向决定着政党的命运。

  那么怎样才能有效地赢得民众的信任与支持呢?从世界政党的发展看,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近些年,经常被人们谈论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便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1959年开始独掌政权,直至今天是新加坡唯一的执政党。一党长期执政,又能保持与民众的紧密联系,成就一个高效而廉洁的政府,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感叹与称道。

  人民行动党是如何做到的呢?一句话:重视制度建设。

  新加坡是一个实行议会内阁制的国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虽然一党长期执政,但是,她面对的却是一个多党存在的环境,并且有反对党的存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必须在5年一次的议会大选中取胜,获得议会的多数席位才能组成政府,继续自己的执政历程。5年一次的大选,从新加坡各色政党的力量对比看,当下,还没有哪个政党能够挑战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但是,对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来说,日子过得并不轻松。这样的选举制度,意味着人民行动党要定期接受人民的评判和检验。党治国理政的方略如何,党的作风与形象如何,每一届政府干得怎样,在多大程度上让民众满意,通过选民的选票就能够反映出来。实际上,选民的选票成为民众对人民行动党信任不信任、支持不支持的一张晴雨表,同时也是人民行动党能不能继续执政的通行证。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能够持续不断地得到它,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的。

  为了人民的信任与支持,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懂得回馈人民,懂得向人民感恩,也懂得倾听民意。无论是李光耀、吴作栋,还是李显龙在领导政府时,都致力于建设一个好政府,以领导人民建设一个好社会。政府保护人民,让人民过上美好的生活是他们始终如一的目标。

  为此,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从不敢自满与懈怠。我们看到,在新加坡,选举强化了执政党的危机意识和忧患意识。得票率带来的压力真实地转化成为动力,促使人民行动党去践行自己的立党誓言:“为了人民”而迅速地行动。对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而言,每次选举,不要说得票率是不是危及了党的执政地位,就是这一届选举的得票率,比上一届低了几个百分点,也是全党的大事情。全党必定对此进行分析、总结、反思,找出原因,然后采取措施,调整政策,完善体制机制,完善自我,以期做得更好,让人民满意。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执政以来,得票率的变化是其做出改变的主要动力。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均保持在70%以上,但是,此后的选举,虽然还能得到多数人的拥护继续执政,其得票率却呈下降趋势。对此,人民行动党分析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对人民行动党强硬的执政方式不满,他们希望更多的协商与民主,并且希望有一个较为强大的反对党来监督与制约行动党。为了回应民众的这一诉求,人民行动党进行了政策调整,并改变了行政方式与作风。特别是吴作栋担任总理后,改变了过去比较强硬的铁腕统治方式,代之以较为温和的统治方式,建立起一些更为亲民的体制机制。对民意的这种善意理解和积极回应,使其能够继续得到民众信任和支持的重要原因。

  由此可见,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尽管外界对它有些许的微词,但是,毫无疑问,就党与民众的联系而言,它是非常有效的。它既提供了民意表达的通道和民众参与政治生活的途径,也给执政者自我约束和自我完善,不断地回应社会诉求和服务人民提供了不竭的动力。正如曾任贸工部长的杨文荣所说的那样:“我们作为一个政党,必须为下一次选举操心,这促使我们自我约束,并且在付出最小代价的情况下,努力实现长远的目标。如果我们不必为选举操心,无论我们出发点有多好,都会使我们变得草率和傲慢。选举是我们保持平衡和诚实的方式。”

  为了党的命运与声誉,为了能够不断得到人民的信任与支持,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现有的体制框架内,在制度的细节上也颇费心机,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比如说,我们经常提到的“议员会见民众”的机制,就是人民行动党充满智慧的一项制度设计。

  这项制度规定,每一个人民行动党的议员,每周必须有一天晚上,坐到自己的选区里接见民众。民众可以因为任何事情来求见议员。从记录的案例中,我们看到,新加坡的民众,小到电话费交不上了来见议员,大到夫妻俩带着孩子长期在国外学习和工作,现在回国发展了,孩子要上学,那么,学籍问题怎么解决,国籍问题怎么解决,也来见议员。规定要求,议员能够解决的问题必须当场解决,不能解决的要予以解释。如果解决不了,也说不清楚的,就要写成议员请愿书,交到政府相关部门。政府相关部门在接到议员请愿书后,必须在一周之内予以答复,否则会被问责。而党的基层组织和党员的一项重要工作,便是协助议员做好这项工作。民众来求见时,他们帮助维持秩序,分类登记,议员在和来访者交谈时,他们作记录。

  这项制度从效果看,至少解决了两个大问题。一是每周有一次这样的机会,民众大大小小的事情,在议员这里就有可能得到解决,解决不了的,通过议员的解释工作,情绪也可以得到安抚;即便在议员这里,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随后也可通过议员的请愿书,得到政府部门的解决或关注。这样一来,就不至于把问题和情绪累积下来而形成怨气和不满情绪。同时,议员和政府也可以通过这个机制及时了解民众的所需所求,以便在立法和制定政策时,更好地回应民众的诉求。二是把体制内的各要素联动起来了。议员也好,政府部门也罢,还有党的基层组织和党员,他们实际上在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即为人民服好务,让人民满意,这样他们的票才能投给人民行动党,党的执政地位才能巩固。人民行动党的议员之所以常年勤勤恳恳,不厌其烦地做这项工作,那是因为,如果他们做不好,群众不满意,就不会选他们做议员;政府部门之所以不遗余力地帮助议员做这项工作,是因为,如果他们不帮助做好民众的工作,本党的议员不能当选,在议会里不能赢得多数席位,就不可能组成政府,那么阁僚们也当不成政府官员了;党的基层组织和党员愿意配合议员做这项工作,也是因为,如果不做,议员当选不了,组成不了政府,那么人民行动党就不可能执政,就变成在野党了。所以,大家要同心同德、齐心协力地做好这项工作。一个制度调动起各方面的积极性,使党与群众的经常性联系有了保证。

  终上所述,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靠制度建设,保证党与群众经常性联系的经验,给我们的启示是:一个执政为民,一心要为人民谋幸福的政党,要善于把政治观念,转化为制度的细节。只有有效的制度才能给执政党持续不断的动力,使其政治理念落到实处;只有精心设计的科学制度,才能使党与群众保持良性的互动;只有在有约束力的制度下,党和政府真心实意地为群众做事情,才能被群众所感知和认同。因为,群众对党的评判与信任,更多来自于你为他做了什么,而不仅仅是你对他说过什么。正像恩格斯所说的那样:“思想一旦离开了利益就会使自己出丑。”再好的观念,如果没有制度的保证和约束,仅仅依靠个人的主观自觉,很难靠得住。